莼小静_求放过的懒癌患者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缚狼(三) 佣幸/R18

哨兵向导向微中长篇【这章有口x注意】

 

 

幸运儿,这个男人的姓名。

奈布不喜欢幸运儿却也称不上讨厌。

他不喜欢对方没由来的亲近就像是认识已久的人。对方宝石一样的眼睛,闪着光芒总是会因为自己的拒绝短暂的暗淡,失落的模样就像是被遗弃在路边的小狗,傻傻的等待主人,这让他充满了罪恶感。

他会不会把自己认错成某个人?

短暂而可笑的想法被自己抛出脑袋,奈布·萨贝达,这个国家英雄的儿子。萨贝达家族唯一纯正的血脉,被誉为长大后不输于黑暗哨兵的存在,这样一个个显名的勋章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和别人混作一团。

他不过是充满了心机的人,不过是为了爆发的结合热让彼此捆绑在一起而已,奈布勾起嘴角,冷漠的微笑如同他的内心。

对方如此步步计算,如果不能结合还真是浪费了对方一番苦心。

一个哨兵只能与他的结合向导在一起,反之亦然。不过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可以选择新的伴侣结合。这人是真以为自己不敢杀了他么...

早上的尴尬就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插曲,对方将食物喂给自己,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

“我的忍耐可是有极限的,如果说你现在放了我,我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盯着幸运儿的双眼,眼前的人陷入挣扎,惨白了脸颊粉嫩的唇瓣被牙齿无意识的啃咬有写发白。

“已...已经做到这步了,根本就没办法停手了。”

“我...我突然想起来有些东西没收拾,况且奈布没有洗澡不舒服吧,我帮你擦身。”又是这样苍茫的要走了...两天一夜中反复进行的戏码。

奈布能看出来对方的胆小,却有些疑惑对方莫名的大胆。视线专注而执着的放在自己的身上,眼里满满倒映着自己。

对方压抑的哭泣声因为敏锐的五感传入双耳,他是怎么?

闭上双眼能想象到对方将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蹲缩在角落,眼泪从眼眶里掉落出来,潮湿的泪水划过他的脸,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温热的痕迹,擦干了却又更多的涌出,地落在牛仔裤上,将牛仔裤湿润一片。

小小的,让人心疼的想要拥入怀中....

像是从幻想中惊醒,奈布皱着眉,觉得脑海中那深深浅浅的颜色就像是嘲讽,无声的向他微笑。

一个计算好连哨兵都能绑架的人,一个连饭菜是否合口,清晨如何撩拨好让自己结合热提前的人。掉落的并不是泪水,那些冰凉的液体不过是可以为他博得同情的工具而已。

也许对方只不过是别人的一件工具而已,某个大家族用来拉拢自己的工具,他在哭泣自己的不甘,哭泣命运的捉弄...

也许是想让自己的本能屈服,让自己怜惜这个向导...

扯出一个微笑,怪不得人长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越是想越是觉得这人心机重重,让人恶心,可是空气中漂浮的气息却又让自己忍不住想对方缩成一团的可怜模样。

奈布承认自己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尤其是天生就与自己互相吸引的向导,这是一种非自愿的本能,无法控制也无法改变。

流淌的水声打破了自己的沉思,也许是因为反复的摩擦,眼前的人眼睛红红的,下意识的吸着鼻子,眨巴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像极了他精神体的那只傻蠢的兔子。

居然觉得对方有些可爱...心头生出一丝这样的念头,奈布再次痛恨可恶的本能,与在结合热不正常的自己。

接下来是熟悉的链接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73059409351143

 

 

身体依靠着门慢慢滑落,只要想到对方的话心就像破了一个窟窿,止不住的发冷。

安静的空气中只有时钟滴滴答答向前行走的声音,浴室的灯光明亮却不刺眼,温温柔柔的鹅黄色,分明是温暖的色彩却依旧无法阻挡身体的寒冷。幸运儿默然的沐浴在暖色的光芒中,心脏被一线强烈而绝望的感情吊着,仿佛随时都会断裂,紧接着坠落寒渊。

蜷缩起身体,很想念刚才从另一个人身上得到的短暂温暖。幸运儿真的很喜欢奈布,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他,为了想成为他的向导而努力。

角落里缩着的人格外娇小,有些木纳的重复着一样的词语。

“对不起...喜欢你..真的对不起...”他不但喜欢你,还要缠着你,妄想得到你的爱。

胆怯的声音如同被遗忘的诺言一样卑微。

(未完)

特别特别特别感谢麦朵亲爱的,帮我改了四五处特别粗糙的地方,改过后要比我原始版本好看太多也细致了不少!!爱你么么哒!!


真的是超级爱你的,和我一起探讨还指出哪里不够细致,或者缺少什么感觉,说实话要是我自己写是没办法写的这么好的!@麦朵@逐渐自闭 

评论(3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