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求放过的懒癌患者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缚狼(一) 佣幸/R18



佣幸/R18哨兵向导向微中长篇

 

 

 


哨兵和向导的总数大约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哨兵和向导地位平等,向导不是哨兵的附属品,哨兵可以选择向导,向导也可以选择哨兵。不过哨兵向导的地位和待遇都高于普通人。哨兵和向导可以自由选择结合伴侣,如果没有合适者再由管理机构强制配对,丧偶哨兵和向导不在强制配对列表之中。

幸运儿并不知道自己的姓,出生时被误认为普通人所以被无情的抛弃了,是孤儿院的院长将他捡回,幸运儿是少有的四分之一左右的男性向导,有着一头柔软的茶发,如同祖母绿一般的双眼。它是重获新生的象征,人们认为祖母绿能为佩带者带来好运,所以院长叫他幸运儿,期望着他是一个会一直幸运下去的男孩。

只是这份幸运不知道会不会到此为止,幸运儿攥着满是汗水的拳头,躲在墙后小心翼翼的看向不远处,奈布·萨贝达,这个国家英雄的儿子。

幸运儿喜欢奈布,即使对方并不知晓自己也无法阻碍自己日渐增长的爱慕,看着奈布身边谈笑的女士,幸运儿产生些许的羡慕,如果自己身为女性向导说不定也会有勇气站在他面前也说不定。

这个国家哨兵和向导虽然可以自由选择伴侣,可是到了年纪如果还不选择也会被强制配对,幸运儿今年19岁,如果再不寻找合适的伴侣也许在明年就会面临强制配对的情况。

鼻尖和额头溢出细细的薄汗,对他而言机会就这么一次,共感力强的向导,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幸运儿小心的感受奈布的情绪,之所以说机会只有一次是因为奈布正面临着他21岁的结合热,哨兵的精神屏障出现了裂缝,哨兵的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

很少有向导会尝试擅自去影响一个强大的哨兵,这既不明智又违背向导的理智,如果被哨兵发现那么精神的反噬力会让他的精神受创。

虽然是奈布精神屏障最脆弱的时刻但是要想找到奈布的弱处还是有很大的难处,看着无动于衷的奈布,幸运儿只能加大精神力的试探,他相信这次他也一定会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幸运。

额头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幸运儿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的微笑,平时做不到现在却可以轻易地将五感和哨兵的精神融合,虽然是融合了但是要在奈布不察觉的情况下影响这让幸运儿感觉双腿有些发软,从未这样巨大的消耗过精神力,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下一秒就会昏睡再街头。

不肯错过难得的机会,逐渐焦躁加大的精神力终于影响到了奈布。

成功让奈布进入有些暴躁的状态和女伴分开,跟随至他到偏僻的街角,释放出自己的精神体,那是一只比正常饲养的家兔还要大上很多的兔子,向导精神的具象化,只有哨兵和向导能够看到和触摸到,对普通人没有任何影响,操控着肥胖的兔子成功偷袭向状况有些异常的奈布,成功让他晕倒,幸运儿迅速跑向前将奈布的胳膊挂在自己的肩上。强壮的身体让幸运儿的脚步有些摇晃,红着脸将他快步的走出巷口。

奈布是在一个及其不舒服的姿势中醒来,整个人被绑在了椅子上,脑袋里混成一片,太阳穴突突的疼痛让他想要干呕。额头暴起青筋,奈布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被算计的那么一天,因为结合热的来临他的屏障开始出现松懈。

本来是想和美智子小姐交谈后回到自己的城堡,却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浑噩的状态,就像是有人破开了他的精神屏障,肆无忌惮的挑动着他的情绪,军人的身体素质并没有让他露出丑态,想要强化精神屏障,只是对方的精神触碰柔软而强硬,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被突如其来的强烈精神力搅得脑袋发晕。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和美智子分开,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般的疼痛,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人囚禁起来。

虽然不知身处于何处,但是从小便随父亲在战场,异常的冷静让他开始分析着利弊。

对方一定处心积虑的出现在自己身边,隐忍耐心的等待自己露出破绽,一个能影响自己情绪的向导,一定不止精神力强大那么简单,更有可能是跟自己有很高的契合度,不排除被抓住想要谋取一些利益的可能性,试着挣脱身上的捆绑,特质的绳子让自己不能轻易挣脱,或者说现在看来挣脱是时间问题。

只是结合热似乎也就在这一两天就要来临,扰的脑袋晕乎乎的,说到底不管再怎么冷静,哨兵性格通常偏向于野性的本能还是会让自己忍不住有些失控。

“所以呢,你该不会就只是为了把我绑回来看的吧?”像是被说中了心事,敏锐的五感让自己感觉到门外的人抖了一下犹豫的在门口手指绞着衣服。

奈布不禁有些嗤笑,敢绑架的人现在胆小的连门都不敢打开,也不知道绑架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犹豫的人似乎下定了决心,开门伴随着吱嘎的声响,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人在拐角处有些逆光看不清脸,直到对方走进了奈布感到有些吃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人。

十八九左右的年纪,脸上还略带着稚嫩的婴儿肥,脖颈附近微长的茶色软发乖巧的服帖在脖颈。柔软白皙的肌肤,因为紧张微微抿起的粉嫩唇瓣,那么美丽的双眼,就像是璀璨的宝石让人挪不开视线。

脑袋虽然还没有被结合热搅得无法正常思考,但是分明讨厌的自己却要用好几倍的毅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双眼不乱往对方修长的双腿挺翘的屁股上乱瞄。

“奈布,我做了些吃的,你饿吗?”对方小心翼翼的像是献宝一样端着盘子亮晶晶的双眼看着自己,里面是自己不懂的情绪。

厌恶的皱起眉,奈布觉得自己现在再简单不过的了解到了对方的意图。

他不仅是这个国家英雄的儿子,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能力强大的哨兵,而对方的举动证明了他不仅是一个优秀的向导更是一个和自己匹配度极高的向导,他不过是不想被强制安排结合而选择了自己而已。

对方需要一个强大的依靠,甚至于影响自己算好自己的结合热。将自己绑架回来,那双少见的祖母绿双眼在奈布看来并不是什么幸运,更加不是重生,那里充满了邪恶和心机的打算。

头一次居然有向导做到这种地步,优秀的向导并不会缺乏选择的哨兵,奈布因为身份特殊所以并不会被管理机构强制配对。这样的人让他所不耻,不知道什么念头居然想和一个陌生的哨兵结合捆绑再一起一生。直到死亡才能将彼此分开,唯一的解释就是眼前的人大概疯了吧。

放出自己的精神体,强壮的银狼呲嘴亮出锋利的牙齿,而对方只是笑了笑放出了一只兔子,没等银狼将对方撕碎对方的兔子就已近来到了银狼的身边,安抚的精神力让自己狂躁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就像是感觉到主人的平息,银狼只能在原地打转最后挡在奈布和幸运儿的中间。

“虽然哨兵有保护向导的本能,你并不会真正的伤害到我,但是你正面临结合热,如果你把注意力过于集中在一感你会失控,所以我会尽量安抚你的情绪。”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做出了解释,如果不是对方过于恶心的目的奈布也许会夸张对方的笑容就像天使一般。

“你有什么目的,话先说在前面,我对你没兴趣,也不想和你结合。”对方的话太过于直白,幸运儿惨白了脸,他当然能感觉到对方的情绪,充满了厌恶烦躁,不会说谎的精神体不断对试图靠近的兔子亮出牙齿,就像是再敢靠近一步就会毫不犹豫的咬断它的脖子。

也许是奈布觉得这样的消耗根本毫无意义,强壮的银狼消失在两人的中间。

奈布比以前更加的成熟了,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奈布真好看,深邃的双眼让自己痴迷,幸运儿在脑海搜刮着贫瘠的词汇,就像是夜晚的星空,蔚蓝色的双眼就是大海一般散发出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就连生气抿着嘴唇也那么好看。

俯下身轻轻的亲上奈布的嘴角。

“我晚点还会再来的~”不理会奈布铁青着脸,幸运儿愉悦的关上门,红着脸贴着门回味着刚刚那个如同孩童间嬉闹的亲吻,手指下意识摸上嘴唇发出嘿嘿的傻笑。

随后像是惊觉了一般捂上嘴,幸运儿可没忘记门里关着的人五感如何敏锐。

“好害羞...幸运儿你做到了”握紧拳给自己加油打气,幸运儿想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奈布的结合热马上就要来临,而自己的还有三个月左右,不在结合热的向导几乎承受不住哨兵的索求与体力,看着外面离天黑还早的蓝天。

看来结合并不会如自己想象的顺利呢,隐约知道做的方式却不是很了解,幸运儿冲着双手哈了一口气,虽然是寒冷的冬天,但是他的心却如同夏日阳光照耀一般温暖。

反正时间还早不如去查查吧,开心的哼着不成调的音乐,幸运儿向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未完)

私设奈布是蓝色的眼睛,蔚蓝色

可以不要小心心和蓝手,个人比较想要评论,可以方便更改不足的地方,谢谢大家的喜欢祝食用愉快


另外超级感谢 @麦朵@试图执行幸骚扰 亲爱的,一直跟我探讨脑洞指出不足的地方,超级爱你的

评论(2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