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求放过的懒癌患者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裘杰的非常规日常

一百粉的点文梗,非常规日常严重ooc

 

 

 

 

裘克十分讨厌杰克,说不上来的讨厌,所以总想着变着法的恶心虚伪的绅士。杰克参加游戏没办法找对方麻烦,裘克把目光锁定了在杰克最爱的红茶杯上,因为主人匆匆离去,冒着热气的茶汤色浅红,想着每次杰克喝的时候陶醉的模样裘克忍不住尝了一口。

“噗!”枯涩的焦异味在口中蔓延。

“杰克这家化的味觉是坏掉的吗!”皱着眉还没来得及将茶杯摔在地上就听见了一声惊呼。

“裘克先生,就算再怎么喜欢杰克先生也请不要在他不在的时候舔他的杯子啊!”看着漂亮的东方女性拿着扇在遮挡住半张脸裘克觉得自己脸上的青筋冒了出来。

“所以说谁要舔他的杯子啊!!”在裘克发狂的大喊中红蝶疑惑的看向一旁的瓦尔莱塔,所以说重点是舔杯子?

杰克拿着玫瑰拐杖悠哉的在教堂漫步。可爱小姐们被砍伤在地,哼着小调将最后存活下来的医生抱向发地窖的方向。

“美丽的小姐有什么要问的?”看见医生小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杰克十分绅士的开了口。

“杰克先生,其实我想问,两人互殴时大脑会因为产生的物质进入 兴奋的状态,这和xxoo的时候兴奋状态是相同的额,所以一般两人打过架之后会变得十分要好,但是为什么杰克先生和裘克先生打了无数次架,关系非但没有变好反而恶化了。”

没有注意到杰克越来越黑的脸,艾米丽自顾自的说下去。

“所以书上写的完全不对?还是说杰克先生觉得和裘克先生打架不会兴奋?”

原本走向地窖的脚步微微一顿。

被绑在狂欢之椅上的艾米丽一脸懵逼所以说她刚才说了什么?

杰克是讨厌裘克的,并不是偏见,只是单纯的不喜欢那仿佛连脑子里都长满肌肉不知道思考的下等人而已。

不过和对方的打斗确实让自己感觉到了愉悦和畅快。

浓雾隐藏了自己的身影,锋利的指刃狠狠撕裂口气划破了小丑的额头,飘落的红发和殷红的血液衬托着对方的脸越发狰狞。

在火箭即将很砸向自己的那一刻,杰克看见无辜多出来的蛛线将小丑捆绑固定。火箭的余波蹭过自己的脸颊微微的红肿刺痛。

“不要啊裘克先生!”不明所以的看着蜘蛛冲向两人中间,瓦尔莱塔众多的足抓着裘克的衣襟不停摇动。

“不要因为想引起杰克先生的注意就伤害他啊,要温柔的对付,杰克先生早晚会爱上你的!”

插在衣襟上红艳的玫瑰掉落在地,杰克觉得自己微笑的嘴角有些抽筋。

绅士良好的修养让他忍住了爆粗口的欲望,所以说这是什么新的恶心人的方式?

在杰克审度的目光中裘克忍不住将桌子掀翻。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我只不过单纯的想惹你厌而已,红蝶小姐请不要再说了,我根本不喜欢这个恶心的虚伪绅士!”

“哦~?所以说小丑一样的疯子居然舔着我的杯子?”看着他鄙夷的目光,漂亮的唇部轻轻的说出了刻薄的言语。

“简直快要恶心死了,嘴巴不会烂掉吧?”

抓住杰克的衣襟将他拽起,吻上他粉嫩柔软的薄唇,本应该是情人间缠绵的举动被两人做的如同打架一般,咬破的唇舌混合着彼此的血液,牙齿磕碰如同野兽一般。

结束了这个带着铁锈气息的吻,裘克心情大好的看着杰克愤怒的双眼。

“如果会烂掉,就让你这个混蛋这样死去好了!”

庄园渐渐流传起裘克喜欢杰克的流言,不过几日就演变成了杰克和裘克两情相悦,又不过几日就演变成两人住在一起,并有向无法挽回的地步演变的趋势。

“呜呜杰克先生,虽然我很喜欢你,不过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会放弃的!”

“诶?”伸出的手并没有碰触到已经哭着跑远的园丁小姐,杰克觉得自己头顶不断徘徊着乌鸦。

“哇——哇—”的叫声不断响在耳边,看着滴在身上恶臭的鸟屎,杰克带着愤怒的挥向头顶,乌鸦的羽毛在半空旋转坠落、

果然一提到他就没好事,杰克先生气愤的将墙壁推塌。

就像是在刻意的否决流言,裘克和杰克难得默契的选择了对对方视而不见。

有意的错过彼此出现的场合。

“所以说裘克先生惹杰克先生不开心了?”

“怎么可能!我都好久没看见那个虚伪人了。”

像是被忽略的事情被提及,裘克难得在游戏中失了神。

反正也杀死了三个放走一个也无所谓吧?这样想着裘克坐在台阶上开始发呆。

远处的雾时浓时淡,飘忽不散,像极了杰克。

有些懊恼自己怎么想起了最讨厌的人,裘克拎起火箭打算将迷路的求生者杀掉。

谁叫他跑的这么慢,害的自己胡思乱想起来。

很少能见到这样的裘克,难得的没有大吵大叫像个疯子。

安静的趴在桌子上小憩,一副放松的模样,不知道怎么想的杰克端着红茶坐在了他的身边。火焰一般嚣张的红发安静的贴在脸颊,从不离身的面具被放在桌子的一角,褪去平时过于疯狂的模样杰克觉得对方长得也算勉强的好看。

手指下意识摸上他红色的发尾。

“难得在这个时间遇见杰克先生呢!”就像是做了错事被人发现了一般,杰克惊慌的抽回手端着以后空了的茶杯抿了一下。

“杰克先生的脸有点红,是生病了么。”

心中在胸膛慌张的乱跳。杰克手指扣着杯把。

“我想是夕阳的原因吧。”

照常的打架,照常的在彼此的身上制造伤口。

庄园内并不会真正的死亡。

“真是粗鲁的下等人。”看着杰克抱怨的抬起手,血液争相涌出。

“混蛋,那不是你割我没割到,割到自己弄出来的吗!!”

“真是喜欢推卸呢,如果你乖乖让我砍我怎么会受伤呢?”看着对方狡辩而无辜的摊开双手,裘克冲到对方面前将他受伤的手指含在嘴里。

“所以说这种小伤不是舔舔就好了嘛...”含着手指模糊不清的话语,没有听见意料中的挑衅,裘克微微挑着眼看见对方红透的耳尖。

心中扑通扑通的乱跳。耳尖违背自己意愿的开始发烫。

都怪杰克害得他也不正常起来了。

这个世界上有两件事是无法隐藏的。

一个咳嗽。

二是对一个人的眼神。

“所以说啊为什么这些混蛋完全没有停止这种流言啊!!”

难得两人坐在一起没有打架,只是为了躲避众人的八卦。

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看向杰克充满温意的目光。

“谁叫你亲了我。”看着他带着笑意的唇眼,贫瘠的词汇只让让裘克联想到鸽血红宝石。

“还不是因为你总是让我讨厌。”

“那现在还讨厌么。”

“最讨厌了。”

“那你呢?”还好黑暗的夜看不见自己红透的脸颊。

“最讨厌了哦。”柔软的唇瓣贴近自己,着魔的环绕上杰克的后背腰肢,将他带向自己的怀抱加深这个亲吻。

多讨厌呢?大概比全世界的人加起来的讨厌还要更加讨厌。

“今晚的月色真美。”唇齿分离杰克平复了一下喘息,开口感慨道。

月光将两人的身影拉长没有缝隙的重叠在一起。

还真是不诚实呢,彼此都是。

END

红宝石被誉为“爱情之石”

“今晚的月色真美。”来自夏目漱石当老师的时给学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译,含蓄的将I love you翻译成今晚月色真美。有“和你一起看的月亮最美”的隐喻。个人十分喜欢这句话,很适合东方人的含蓄而且富有美感。

 

对于一个长期开车的人写这些已经很努力了,本来想描写的更细致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就逗比了,嘤嘤嘤不过应该不至于难以下咽吧.....

 

@不聊 艾特小可爱,不知道成功没,希望小可爱能看见~




最后的月亮真美确实不适合西方人的直白,但是鉴于两个人讨厌的关系,月亮真美其实也很适合,对我个人扭曲的感想而言,爱可以分给很多人,朋友亲情爱情,甚至是宠物,但是最讨厌的厌恶却只能一个人独享,换个想法讨厌其实是不是比爱更专一的爱意呢?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