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求放过的懒癌患者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占有欲

佣幸/R18

友情提示,奈布看上去有些渣男而且还附带黑化属性。

介意慎点

 

 

 


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可得到的往往不会珍惜。奈布现在开始有点懂得这句话的意思了。

庄园的里黑发红眸的监管者总是能轻易的引走自己的视线,说实话奈布有些不想和幸运儿组队了。

真不知道该称对方为幸运儿还是厄运儿。每每为了救他奈布总是只能匆忙和红眸的监管者擦肩,不论是什么都来不及和对方倾诉。

委婉的表达幸运儿应该多和其他求生者一起去游戏,原本漂亮的翠色双眼满是失落。

“我知道了奈布先生,谢谢。”

手指不停的敲打桌面。看着幸运儿和一旁的魔术师交谈甚欢奈布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原本自己参加十局游戏幸运儿至少要一同去九次到现在十次才能去上三次。难得游戏无意碰在一起奈布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反正幸运儿一定会叽叽喳喳围绕在自己身边。

只是没有意料的吵闹。相反对方正一脸开心的和魔术师坐在一起。

“哇,瑟维先生真的很厉害!”看着魔术师从帽子里拿出一只兔子,幸运儿崇拜的目光让他有些气愤。

“那就送给小幸运好了。”强忍着将魔术师揉着那柔软茶色的手。奈布发出一声不悦的轻哼。

“真的可以吗?!”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不悦的幸运儿紧紧抱着兔子开心的嘴角上扬。

“当然可以。”油腔滑调的上等人,下意识攥紧随身携带钢铁护肘。

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半场游戏根本没有遛监管者的心情。直到看见幸运儿再次被砍伤倒地被绑在狂欢之椅。没用的家伙,小声的低语身体却用最快的速度跑去。

只是眼前的场景让他下意识攥白了手指。

魔术师用他的魔棒制造幻想巧妙的瞒过监管者将幸运儿救了下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奈布挡在魔术师的面前,过于慌忙的逃跑让魔术师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生生挨了一下血撒了一地。

“瑟维先生没事吧?”监管者追丢了向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带着哭腔的声音让自己哼了一声走远。

“奈布先生...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求你不要再修发电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让自己回过神。

看着被电的佣兵艾米丽只好放弃修了一半的发电机,今天的佣兵真奇怪,不遛监管者在这修起了发电机,惋惜刚刚快被炸成爆米花的发电机只能去寻找下一个。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奈布终于觉得这样的自己太不正常了。

没有去想杰克,满脑子都是幸运儿,柔软的茶色头发,漂亮的翠绿色双眼,粉嫩的唇瓣,鼻翼两侧小巧的雀斑。

“奈布先生。”对,还有这软糯糯的声音,叫着自己时双眼满满倒影着的自己。意识到这并非幻觉奈布有些疑惑的回过头。

“你穿的是什么。”

“是...是庄园的主人要求我这么穿的,游戏结束回到房间洗澡,出来我的衣服就只有这些了...”像是受极了委屈。声音的主人露出一副强撑着的苦笑。

“不好看么?”怯生生的像是受惊的兔子。

“难看死了。”虽然如此说着,但是被战争磨炼了无比强韧意志的佣兵先生此刻却有些挪不开双眼。早就知道幸运儿很瘦弱,但是没想到是穿起女装也不违和的程度。

或者说穿着女仆装的幸运儿有些过于可爱了,白黑相间的女仆装有些短的裙摆随着动作不时露出白嫩的双腿,普通的吊带袜不知道为什么无端多出了色情的味道。盈盈一握的纤腰,修长的双腿。想要掀开他的裙摆看着裙下的风格。

随即皱起眉,根本不想让别人看见他这幅模样可爱的却又带着说不清额色情,撩的人心底痒痒的。

“瑟维先生...”

“这就是庄园主说的新衣服。”

“嗯...”

“很适合你啊小幸运,嗯,很可爱。”

“这...这样啊...”看着前一秒还因为不安手指绞着衣摆,现在缺因为魔术师一句分放下心里。

心脏猛的抽紧,像是忍耐到了极限奈布抓起幸运儿的手,不顾魔术师的阻拦将他拽向房间的方向。

 

 

接下来走微博链接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1603829764047

 

写的比较粗糙。

就是想写黑化的奈布而已,大概就是幸运儿喜欢佣兵。而佣兵喜欢杰克,甚至对于天天粘着自己的幸运儿感到厌恶,但是当幸运儿出现在魔术师身边的 时候佣兵开始反常。

最后的不该发现的其实是指奈布觉得自己喜欢的是杰克而不是幸运儿,不管出于什么心理做出这种事他觉得自己喜欢的都是杰克,所以不该发现对幸运儿的好感。

其实他早就喜欢幸运儿,只是自以为喜欢杰克、

因为写的很潦草所以感觉没体现出来,反正就是开了一个破三轮了,差一点就翻了...

还有哪里没太看懂可以问我。

 

 

评论(36)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