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求放过的懒癌患者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引狼入室 佣幸/R18

兽化


(私设是两种形态,一种是动物化,一种是半人半兽,人类状态兽耳兽尾。)

 

幸运儿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看上去柔软的毛发散发着银灰色。

“是狗吗?”小兔子疑惑的推了推,可能是因为受伤幸运儿试了几次都没将对方推醒,只能好心的带回到自己的住处,幸运儿伸了伸发酸的手,变回小兔子的模样窝在狗的身边打量着他。

真好看,不像是自己一身茶色的皮毛毫不起眼。

要不要去找艾米丽呢...还在乱想眼前的狗就睁开了眼睛。

“那个...你醒了么?”看着他凌厉的眼神,幸运儿颤颤巍巍的开了口。

一瞬间被仰面扑倒,对方露出锋利的牙齿,喉咙里发出恐吓的声响。

“对对不起...我没恶意...我就是想看看你的伤...”心脏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幸运儿好不质疑那冒着幽光的牙齿不能咬断自己脆弱的脖子。

本就小小的一只,因为害怕更是缩成个小团子。

就像是信了它的话,对方从他身上走开,幸运儿抖了抖小心翼翼的往一旁挪了挪。

“你怕我?”傻兮兮的小兔子,奈布萨贝达如此断定着。

“没..没有...大狗狗你受伤了要不要我找艾米丽来?”

“叫我奈布。”大狗狗亏这只傻兔子这么认为。

“这种伤口舔舔就好了。”说着就自顾自的舔舐起自己的伤口,可恶的裘克居然真的想弄死他。

小兔子可爱的歪着头,漂亮的眼睛里还挂着刚才被吓出来的泪水。

装作没看见对方犹犹豫豫的挪向自己,小兔子小小的一团散发着青草的清香。

“奈布先生,这样会好点吗?”小兔子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上腿侧的伤口,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奈布差点跳起来。

“你在干什么!”奈布感觉自己身上的毛都要炸了起来。

小兔子委屈的扁扁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双耳朵耷拉下来。

“是奈布先生说舔舔就会好的,我只是希望你快点好起来。”小兔子说话的声音软软的,刚刚触碰在自己身上的小舌头也软软的...

奈布无奈的轻叹一声。

“随便你好了。”


小兔子叫幸运儿,幸运儿不是一般的傻。

听见自己肚子咕噜叫的声音小兔子居然跑向洞外,过了好半天才抱着胡萝卜回来。

白嫩的身体,茶色的头发,一副笨手笨脚的模样。脸上还沾着挖萝卜带出来的泥土,像是献宝一样将胡萝卜递给自己。

“奈布先生,这是我刚挖的!”奈布皱起眉,傻兔子,居然让一匹狼吃胡萝卜?

无奈只能变化成半兽的模样接过洗的干净的胡萝卜,胡萝卜脆脆的带着甜甜的味道。

“奈布先生,好吃么?”分明是孩子喜欢糖果却不得不分享出去的表情,奈布勾起一个坏笑。

“好吃哦,这些我都想吃掉。”叼着胡萝卜点了点幸运儿还抱在怀里的那些。

“嗯嗯,都给奈布先生。”

“包括你?”


“呜,奈奈布先生..我我不好吃...”明明是半兽的模样,可是奈布觉得他看上去还是小小的一只。软软的说着话,配上起了雾水的眼睛让奈布第一次生出了恶劣的心态。

要怪只能怪这个小兔子太可爱了...

奈布如此想着将幸运儿拉到自己的怀里。胡萝卜掉落一地,看着幸运儿惊慌的被自己搂在怀里,长长的睫毛挂着泪珠大气不敢出的模样有些好笑。

低头嗅着幸运儿身上的味道,过于灵敏的嗅觉让奈布十分沉迷对方身上的味道,青草里混着丝丝香甜,奈布忍不出伸出舌头舔了舔。

“奈...奈布先生是在尝味道吗,我真的不好吃!”分明害怕的要死却还不敢挣扎的模样。
安抚性的抚摸了一下对方光滑的背脊。对方不知道是因为敏感还是害怕的抖了抖。

虽然这里常年都一样,但是按着外面的时间来算现在已经到了四月。奈布舔了舔嘴唇,交配的月份。

如果不是因为想和裘克争抢同一个交配者自己也不至于受伤,不过对方也没讨到什么便宜就是了。

小兔子的身体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温暖柔软,暗示的磨蹭对方的腰肢,手捏上对方挺翘圆润的臀瓣。

“呜..奈布先生...”

 

 

接下来走微博连接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59261982107122

 

如果看不了有时间会补发图片版。但是至今的图片版就通过了一个,其他都在三五个小时内挂了....嘤嘤嘤各位能走链接的小天使还是走链接把,因为图片版会没有标点符号而且串行,住食用愉快。一个行努力开车但是总是要翻车的咸鱼

评论(39)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