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求放过的懒癌患者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养狐

狐妖x玉藻前  带有巫女个人捏造妄想

 玉藻前双性双性双性!!大舅子在我心中是受!

 


大妖怪玉藻前天生九尾,能力绝伦,想要什么都可以轻易得到。人类这种弱小的生物,他从来没放在眼里,直到那天在神社边,那女子的笛声进入他的心里,玉藻前遇到了命中的克星。
女子生下一对双胞胎,玉藻前还没来得及品尝为人父母的快乐,天上就劈下了天雷---原来女子是 侍奉神明的巫女,终身不得嫁娶,否则将遭受天罚。
天雷降下时,那女子舍身挡在玉藻前和孩子面前。之后大雨下了足足七夜,有人说,那是玉藻前为失去爱人痛哭。

许是时间太过悠久,玉藻前睁开眼,不知道怎么梦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侍奉神明的巫女是真心能接受他一切的女子。

玉藻前虽说是大妖怪,却天生与一般的妖怪不同。他虽然平时喜欢装扮成女子的模样但是却从心底厌恶自己长了女性雌穴的身体。

谁也不知道他长了一副连自己都厌恶的身体。

妖力覆盖上雌穴让他与寻常男子无疑。

说到底不过是看上去无疑而已。直到他遇见了那美丽的女子,无论他如何变化,她总是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他。

女子的身上带着异常的气息,仿佛靠近她连自己内心污浊的地方都被净化。但她就像是夏日的烟火稍纵即逝....

带着名为羽衣和爱花的孩子,在京都附近的山中隐居,那时他结识了葛叶,葛叶给孩子们戴上掩盖妖气的手环也教他们化为人类的术。

这样与世无争地度过了十年。

但有一日,爱花不慎打碎手环,妖气被附近的阴阳师察觉。

痛失子女的玉藻前一怒之下释放出妖气摧毁了整座山。悲剧,降临了......

“玉藻前...”打断自己回想的是一只年幼的狐狸,弱小的仿佛用一根手指就能轻易的夺取它的生命。

“怎么了?”看着它摇晃的向自己走来,不过是开了窍被阴阳师发现打伤的狐狸,却不知道为什么让玉藻前恍惚间觉得它像是自己痛失的孩子。

也许是看不得他弱弱小小有些可怜的蜷缩在自己脚边,一副怕被丢弃的模样,玉藻前咬破自己的手指,殷红的血液争先想从身体流出。

“喝下去。”将手指抵在小狐狸的唇边。疑惑的歪着头看着自己,却在看见自己略微皱起的眉头而飞快舔起低落的血液不禁勾起嘴角。

“玉藻前...我有点困了...”小狐狸不过喝了几口就闲的有些困极了。

“嗯,那就睡吧。”弯腰将它抱回到自己的怀中,小小的一团紧贴这自己,许久未感受过的温暖让玉藻前冰冷的模样出了一丝松动。

小狐狸犹犹豫豫的用兽爪揉了揉眼睛,也许是同样许久没有感受过温暖的感觉,小狐狸努力仰起头,并不湿润的鼻尖蹭了蹭玉藻前白皙的下巴。

“睡吧,我会陪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得到许诺。小狐狸抓着玉藻前华丽的外衣沉沉睡去。


“是在笑吗...”手指蹭了蹭小狐狸弯起的嘴角。摸着它光滑的皮毛,分明是狐狸的模样。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