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绅士Game

【竹辉】逐夜·下

鷇音入梦:

震惊!坑货竟填平了一个坑。


上篇传送门:逐夜·上


“竹!”几年过去辉夜姬身段抽长,已经算得上一个少女,再也不是以往软软一团的包子,五官也出落出几分日后的绝色。


听到熟悉的笛声,辉夜姬提着裙子便跑出了门。不意外在溪边看到了期待的身影。


“竹!”


看到辉夜姬跑过来万年竹紧绷的唇角愉悦地弯了起来:“小鬼。”


“竹!你回来了。”辉夜姬拉着万年竹的袖子,仰着头打量万年竹的变化,竹似乎又长高了。辉夜姬量了量,自己才到对方的胸口。


万年竹一眼就看出辉夜姬在想什么,揉了揉她的脑袋。


“不。”辉夜姬生气地抓住了万年竹的手,瞪着一双眼看着万年竹,“头发弄乱了回去母亲会生气的。”今天去了城里,母亲特意给她梳了一个很好看的发髻,今天不能让竹揉自己头发。


万年竹挑了挑眉小鬼还会爱美了?如此想着万年竹又坏心眼地把手按下去,使劲揉了两把。这下母亲精心盘好的发髻彻底乱了。


辉夜姬眼睛一下就红了。


“竹讨厌,讨厌竹。”辉夜姬捂着眼就哭了起来,把万年竹吓得手足无措。


万年竹蹲下来,面红耳赤地想哄辉夜姬,但却嘴笨的不知道说什么:“我……我错了……”


“竹是大坏蛋。”辉夜姬哭着大喊。


“我是大坏蛋。”万年竹急忙承认。


“竹最讨厌了。”


“我最讨厌了。”


“我不喜欢竹了。”


万年竹急了,拉下辉夜姬揉眼睛的手,绷着脸回道:“不行!”


辉夜姬哇的一声又哭出来了:“讨厌竹。”


“我……我帮你盘好。”万年竹病急乱投医,也不想自己会不会梳发髻。


“真……真的?”辉夜姬终于不哭了,打了一个嗝。


“真的。”在辉夜姬的目光下万年竹从来说不出不字,硬着头皮应下了。一个发髻应该不难吧。


辉夜姬嘟了嘟嘴:“那我就不讨厌竹了。”


辉夜姬坐在石头上,万年竹站在辉夜姬背后看着长长的青丝手足无措,他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辉夜姬,但这边敛起来那边又掉下去,最后勉强扎了一个自己常留的马尾。


万年竹看着辉夜姬趴在小溪旁打量自己的新发型,紧张的如同上刑场一样。


辉夜姬嘟了嘟嘴:“好丑。”


看到辉夜姬又要哭出来万年竹一把抱住辉夜姬:“不许哭。”


辉夜姬在万年竹怀里抽了抽,果真没哭了。


“团子的味道。”辉夜姬从万年竹胸前抬起头,红红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万年竹。


“……”看到如同六月天的辉夜姬,万年竹一时语塞。在辉夜姬期待的目光中,万年竹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递给辉夜姬。辉夜姬开心地接过打开,里面躺着五个可爱的裹着粉的团子。


“给我的?”辉夜姬抬头看了看万年竹。


“给你的,吃吧。”辉夜姬开心的捏了一个团子咬了一口,又递到万年竹的嘴边,让万年竹也咬了一口。


辉夜姬吃着团子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对,抬起头好奇地问道:“竹哪里有钱买的团子?”


万年竹这才想起有正事没说。


“我以后会到藤原大人的府上做武士,不会常来了。”


“竹要走?为什么?”


万年竹抿了抿嘴:“大丈夫该成家立业,怎可一事无成?”


“可是竹是妖怪呀!”


“我……你——别问了。”万年竹有些窘迫,不愿说出真正的缘由。


辉夜姬眨了眨眼,没有再问下去,将注意力放到了手里的团子上。


正在万年竹以为辉夜姬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埋着头啃着团子的人突然闷闷道:“那竹一定要常回来哦。”


辉夜姬抬起头看着万年竹:“我一个人,会很想竹的。”


万年竹抬手,摸了摸辉夜姬的头,郑重应下:“我会的。”


 


万年竹不在,辉夜姬只能找小伙伴玩。同村的小姑娘炫耀着自己漂亮的簪花:“我哥哥在城里做工的时候给我买的,好看吧。”


“大虎哥哥为什么要去城里做工呢?明明前两天阿伯才在抱怨田里农忙时候人手不够。”辉夜姬想起了万年竹,有些闷闷不乐的问着小伙伴,为什么他们都要去城里?乡下有什么不好?


“因为哥哥要娶晴子姐姐呀,要赚钱来盖一座新房子才行。成家立业嘛。”小姑娘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成家立业?”竹难道也是因为喜欢上人类的女孩子所以才想成家立业的?辉夜姬扁了扁嘴,一下变得不开心。


 


万年竹再次回来时却只看到闷闷不乐的辉夜姬。


“怎么了?小鬼。谁欺负你了?”万年竹蹲下,仰视着辉夜姬埋下的脸,一双眼水汪汪的只差没哭出来。


万年竹慌了,急忙去帮辉夜姬擦眼泪。


“竹。”辉夜姬躲开万年竹的手,闷闷的开了口,“竹是不是喜欢上其他人了?”


万年竹一下愣住了:“我……我没有喜欢上其他人。”


“真的?”辉夜姬抬起头,一下不哭了。


“真的。”


“太好了。”辉夜姬高兴的一把抱住万年竹的脖子。


万年竹摸着辉夜姬的头:“你先告诉我谁对你说我喜欢上其他人的?”


“我……猜的,竹说要成家立业……”


万年竹一下哭笑不得,但辉夜姬接下来说的话却又让他愣住了。


“竹不要喜欢其他人,我长大以后嫁给竹,好不好?”


“我……”万年竹语塞,作为一个好的教导者万年竹或许该教导辉夜姬等她成年见识过更多之后再做出关于自己婚姻的抉择,辉夜姬在妖界是血统优秀的妖怪,在人界是富贵人家的女儿,她有很多更好的选择,只是现在她年岁尚小,还看不到。但万年竹此刻却卑鄙的不想拒绝。


“好。”万年竹一口应下,“我去藤原大人府上做家臣只是想,现在开始攒钱,等你长大了,我就能追求你了。”


辉夜姬眼睛眨了眨,反应过来,一下脸就红了,耳朵更是红的像是要滴下血来。辉夜姬将脑袋死死埋在万年竹的颈窝里,不愿起来,滚烫的耳朵贴着万年竹的皮肤,烫的万年竹心底也滚烫起来。


 


铺纸研墨,辉夜姬附身落笔,一笔一划勾勒出一个青年男子,男子一手持匕首,一手持竹笛,长发披散,俊朗凌厉,但一双眼却看向画外,带着温和的暖意。看着画中之人,辉夜姬咬了咬唇,彻底长开的脸上露出一个艳丽的笑,映得美艳的容颜光彩照人。


院外传来阵阵笛声,辉夜姬放下笔,提起裙摆,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竹!”


推门而出,辉夜姬看到的却不是期待的青衣身影。


吹笛的华服男子看到辉夜姬眼中尽是惊艳。


“你是谁?”辉夜姬退后了几步,疏离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


“在下乃是车持皇子。”男子谦和有礼的回道。


皇子自认为设计的风雅十足的初见却遇到了辉夜姬的冷脸:“我不认识你,你不要在我家外面乱吹笛子。”


辉夜姬说完提着衣摆就进了门,而车持皇子还沉迷在方才一见的惊艳中。


 


辉夜姬之名很快在京都传开,聪慧博学,美貌无双。


“竹君,你在想什么?”藤原笑着唤回了出神的万年竹,这位优秀的武士几年来已成了他的心腹,“你说辉夜姬其人当真有传闻那般美貌?”


万年竹皱了皱眉,对于其他人这般谈论辉夜姬很是不悦,只回道:“好事者口舌琐碎,大人当真了?”


“我认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藤原笑了笑,可惜他并不是什么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了,所以听到这些也只是一笑而已。


说完笑谈,藤原关心起万年竹的私事:“话说竹君也不小了吧,何时与你的那位未婚妻完婚?”


万年竹正欲开口,话到嘴边却转了一个头:“正欲向大人告假,回去与对方父母商量。”


藤原闻言朗笑起来:“这是好事,竹君不必急着回来,最好直接将亲事办完,到时不要少了我一分请柬就好了。”


“自然。”


 


“竹?你怎么回来了?”看到万年竹突然出现在窗前辉夜姬很是惊讶,离竹约定的日子还有大半月呢。


“辉夜姬之名已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我如何坐得住?”万年竹站在辉夜姬闺房的窗前,隔着窗与辉夜姬面对面而立。


“京都的其它人怎么想怎么说我是不管的,我只想着竹。”辉夜姬笑眼弯弯,这些天家外的不速之客多了她不是没有察觉,但都未入过她的眼,只是不能随意出门了,但是竹不在她出门也没什么意思。


“我们成亲吧。”万年竹突然开口说道。


辉夜姬眨了眨眼,一下闹了个大红脸:“这,这你得和我爹娘商量去。”


辉夜姬丢下一句话就关上了窗,万年竹看着紧闭的窗户,开始苦恼着怎么向那对竹取翁夫妇开口。


 


“这么说你和辉夜姬算是私定终身。”


竹取翁听完竹的话,一双眼笑眯眯的,只剩一条缝,但却让竹背后发凉。


“这可做不得数。”竹取翁说着敲了敲烟枪,直摇头,“我和辉夜姬她娘都不知道怎么能作数。”


万年竹笔直的跪坐在竹取翁对面,脑袋上全是薄汗:“没有事先告知伯父是我的过错,但我是真心想迎娶辉夜姬。”


老妇人布置好晚饭一来就看到竹取翁在捉弄万年竹。


“臭老头,不作数辉夜姬嫁给谁去?”老妇人骂了竹取翁一句,万年竹反应过来,抬起头看到笑的更欢的竹取翁,愣了。


“谁不能嫁?我看门外那个什么什么大臣就不错。”


“你连别人名字都没记住扯什么呢?”老妇人把竹取翁拉了起来打发他先去饭堂。


“臭小子,便宜你了。”竹取翁收起烟枪,哼了一声向饭堂走去。别以为他这些年爬他们家墙的事他不知道,不过幸好他有分寸,没进辉夜姬的房,要敢进他打断他的腿,哼。


“留下来吃饭吧,竹。”老妇人拉着竹向饭堂走去。


饭桌上,竹取翁看着两个脸恨不得埋到碗里的小年轻,两个人时不时抬起头来看一眼对方,有时目光撞上就立马收回,又把脸埋回碗里。


竹取翁不自在干的咳了一声,两个小年轻都吓了一跳不再敢看偷偷看对方。


 


初十,宜嫁娶。


一身黑色羽织的万年竹看到走出来的辉夜姬便再也移不开眼,辉夜姬长长的黑发绾起,头戴点缀着花朵的帽子,一身白无垢洁白无瑕。


“竹?”辉夜姬偏头眨了眨眼。


万年竹想去牵辉夜姬,却被竹取翁一烟枪打掉了手背。


“有点规矩不?”竹取翁没好气的白了万年竹一眼,老妇人捂着偷笑的嘴上去牵住辉夜姬。万年竹被人拉了出去,临走目光还傻傻的黏在辉夜姬身上。


辉夜姬捂嘴轻笑。


两人不信神佛,所以婚礼互换婚书后便算结束,老妇人不舍的将辉夜姬的手交到万年竹手中。


“好好照顾辉夜姬。”老妇人说着擦了擦眼泪。


“我会的。”


辉夜姬被牵了下去,万年竹却要留下来招待客人。


“竹君够深藏不露的,整个京都魂牵梦绕的美人却被你追求到手。”藤原拍着万年竹的背笑的开怀。


“大人莫要打趣我了。”


“有不少人打着灌你酒的主意,竹君可得小心。”藤原笑眯眯的说道。


万年竹低头看了看藤原手中几乎要满溢出来的酒杯眼角抽了抽:“只盼大人手下留情。”


“自然自然。只一杯,喝完竹君便尽可去招呼其他客人。”


万年竹接过酒杯一口饮尽,藤原果真放行,不过,这才只是开始。


酒过三巡,万年竹还是被缠着脱不得身。本该在屋内陪着新娘子的晴子却出现在酒席上。


“晴子,你来干嘛?”大虎拉住晴子问道。


“哎呀,是新娘子牵挂新郎官,特地让我来嘱咐一声,要是万年竹喝醉了,今晚可进不得房门。”


闻言谁还不知道是辉夜姬是在袒护万年竹呢?都哄笑起来。万年竹倒一脸坦然,从善如流的放下酒杯。客人都已经招呼完了,又有辉夜姬的发话,大家也不再为难万年竹。


 


入夜,万年竹一身酒气的推开房门。辉夜姬急忙上前扶住万年竹。


“晴子姐姐不都去带话了吗?怎么还喝这么多?”辉夜姬皱着眉头,颇为担忧。


万年竹拉起辉夜姬的手:“没有醉。”


“你的意思是你还找的到门了?”辉夜姬没好气的白了万年竹一眼。


“我高兴,后面又喝了两杯。”万年竹拉着辉夜姬坐下,掏出一根竹笛,“我从竹中生,这只笛子是我从我出生的竹丛上截下来的,总共两段,另外一段做了竹中刃。现在我把这只竹笛给你。”


辉夜姬接过竹笛,却皱起了秀眉。


“怎么了?”


“我出生的竹丛被父亲在取我出来时劈碎了,我没有可以给竹的。”


万年竹笑了,低沉的声音撩人心弦:“你有。”


“啊?”辉夜姬抬头,不明白万年竹的意思。


“岳父劈碎竹子,是因为里面有珍贵的宝物,现在里面的珍宝都已经属于我了,盛装珍宝的匣子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辉夜姬眨了眨眼,红了脸。


万年竹抬手,摘下辉夜姬的帽子,拆散发髻。墨如鸦羽的长发滑过万年竹的手背,而辉夜姬低着头,耳尖泛红。


“你……害怕吗?”万年竹开口问着辉夜姬。


辉夜姬埋着脸,摇了摇头。


万年竹抬起辉夜姬的脸,小心翼翼地吻了上去。


夜寂无声,明月半掩。


此后,一生恩爱,幸福安康。




最后的话:老夫的少女心,大概全投在里面了吧_(:зゝ∠)_

评论

热度(85)

  1. 莼小静_绅士Game鷇音入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