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失去梦想的咸鱼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吸血鬼的新娘(郎)?2-風之子[此章有車]

在海中沉溺的許夫人:

此篇是白起only單一CP車,小部分有關前篇言許。


補充個世界觀,既然有吸血鬼人類會魔法也不奇怪吧?反正就是科幻背景(*゚∀゚)


OOC,OOC,OOC,無法避免的一定有OOC的部分,還請見諒……
那麼,可以接受的小姐姐我們就往下開始吧!
…………………………
…………………………


…………………………


在李澤言相見歡的那個晚上後,許墨睡到隔天黃昏才從床上清醒過來,而起來時身上的黏膩感已經不見了,大概是李澤言替自己清理過了。轉頭看見床頭櫃上放了一套全新的衣服上頭還留著一張紙條。


『你的衣服我弄壞了,這套衣服就當做是賠禮。你要去找另外兩位我不會阻攔。你應該還沒進食吧?椅子上的冰盒內有袋血,我想解開盒子的小法術應該難不倒你。』


許墨輕巧的下了床因為吸血鬼恢復力比起一般人類強上不少並沒有感覺到身體痠痛。


許墨朝著椅子走去,這種法術對於一個千年的吸血鬼自然是再簡單不過。將盒子上禁錮咒語解開後打開盒子,裡頭正如紙上所訴有帶鮮血,許墨用尖牙將袋子咬破後嗅了一下味道確認沒問題才將袋裡的鮮血吸的乾淨一滴不剩。


『這是成年男子的鮮血…該不會……』


進食完許墨才開始思考這袋血液的主人是誰……


『如果真的是李澤言的…那娶他回去倒也不吃虧…血的味道挺好的……不對我不能有這種想法,還有兩位小姐等著我,選擇一個男人回去絕對是最壞的打算。』


想清楚後許墨立即將一旁的新衣服穿上,再將被掛在牆上不的披風取下繫在身上,隨後化身成蝴蝶飛出陽台朝下個印記的方向飛去。


許墨離去沒多久後李澤言就回到房內,見到那袋已經被吸乾淨的血袋和空蕩的床頭櫃後淺淺的笑了。


「我可是在衣服上費了好一番功夫,不管今晚是誰可別說我對你不好啊……」


…………………………


在前往下個印記的路上許墨總覺得身體好像有些燥熱,但他也沒多想只當是太久沒進食身體正在吸收血液帶來的能量,想著想著許墨已經到了印記所指引的位置了。


他所到的地方是稍微離村鎮有些距離的小木屋,許墨在小木屋的後方降落那是離印記最近的地方。


許墨悄悄走進後門用法術讓門鎖無聲的開啟,再悄悄的走了進去,在尋找房間的的同時許墨覺得身上的燥熱使得自己有些呼吸不順,好不容易壓著自己喘息的聲音終於找到了房間卻沒看見裡頭的人。


「今晚不在嗎…只好明天再來訪了……今天我身體到底是怎麼了……」許墨忍著不適的感受帶著有些遺憾的心情準備離去。


突然一道強勁的風將許墨壓在牆上,使得許墨動彈不得。


「是誰?!」突如其來的壓制讓許墨感到有些手足無措。


「你是…許墨?」一個聲音從房間的窗外傳來,在這句話問出同時一位棕髮男子從外頭翻了進來。


「你怎麼知道……」許墨頓了下想起昨晚的情況改口問,「你……該不會也是當年的小姐……吧?」


棕髮男子搔了下頭後點頭道,「是。我是當年你給印記的其中一人。」


他將右手舉起,上頭的確有許墨當時留下的蝴蝶印記,但不一樣的是印記上有些地方已經由原本的黑色變成了白色。


許墨見到那印記忍不住驚訝道,「你…你不是人類?」


當年自己給他們留下的印記是血族獨有的咒語,能讓印記出現變化除了擁有相當聖潔的血統外別無他法,而足以讓印記變化的血統除了神族和天使就沒其他種族了。


棕髮男子皺了下眉,「我是人類,但我有四分之一的風神血統,所以我能掌控風。」那男子手上突然出現小小的龍捲風,很快的龍捲風又消散於空中。


「那…能麻煩你放開我麼?我該走了。」許墨掙扎了一下發現絲毫無法移動,而且……身上的燥熱已經往下腹竄去相當不妙……


棕髮男子挑了挑眉,伸手將許墨的披風解開再伸手準備要將許墨的襯衫解開,許墨忍不住出聲阻止。


「你要做什麼?」


*按咱進入穿越通道*


從情慾裡恢復理智的白起吻著許墨眼角殘留的淚水淺淺笑著,「累了就睡吧,我等會幫你清理乾淨的。」


「嗯……」許墨沒睜開眼睛只回應白起一個單音。


比起昨天和李澤言的那次雖然已經進食過了,但白起是有神族血統的人類,那微弱的聖潔的氣息雖然沒有對他造成威脅,卻給讓許墨感到相當疲憊就這麼睡去了。


見對方漸漸陷入沉睡,白起輕輕抱起他朝浴室走去。


將許墨放進尚未放熱水的浴缸內,對方因感覺到冰涼的觸感忍不住皺起眉頭。


看許墨這樣的反應白起有些疼惜的笑著,用指腹將皺起的眉心揉開再輕吻一口。


「雖然很想再來一次,不過看來我的血統對於一個剛睡醒的吸血鬼怕還是有些負擔吧。之後等你力量恢復我可就不好這麼輕易的放過你的。」


下一章預告:小狼人周萌萌即將登場(?
歡迎小姐姐們留言評論給我建議或想法///

评论

热度(30)

  1. 莼小静_失去梦想的咸鱼在海中沉溺的許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