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小静_失去梦想的咸鱼

(˶‾᷄ ⁻̫ ‾᷅˵)写肉痴汉一万年今天也在很努力的痴汉呢!

【静临】特别许可权【一】(ABO)

慕雪妆也:

混梗,ABO*kingsman设定,开始坑多不愁的我 (๑ºั╰╯ºั๑) ……


入口说明:


发现写ABO之后就脑补好多私设,我还是挑了比较顺手和认可的部分来写,如果和哪位骚年的认知不符请自觉右上点叉。对ABO不感冒请绕道,有你们都懂的第八情节……


alpha*omega定则,雷者误入。设定偏ABO综合,体系多脑补完善,勿掐。


目前可以说明的设定:


主要腺体在心脏旁边,可以通过对主腺体进行信息素注入完成标记。耳后颈部有腺体,所以不会让被家人和伴侣之外的人触碰。


ABO性别的显现时间因人而异,可以使用药物掩藏性别遮盖信息素等等。


alpha静雄无固定发情期,omega临也的发情期是6-7月之间的…某一个礼拜…


【一】


临也捂着鼻子冲进新罗家的时候,正对着赛尔提笑的猥琐的家伙吓得一口水喷了出来,嚷嚷着叫临也不要把血滴在他的地板上。


但是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抓起新罗的领子,“抑制剂,快一点!”罕见的急躁让临也的表情可以说得上是狰狞,血红色的眼睛亮得吓人。


新罗很快意识到了状况的严重性,他的老同学omega折原临也发情了?!身为beta的新罗对信息素并不敏感,但是对于身为少数性别的alpha和omega来说,哪怕一丁点也能被感知到,对此新罗一直觉得非常神奇。尤其是在发情期,alpha和omega会释放出相当可怕的量的信息素,影响周围很大范围里的alpha跟omega,排斥同类吸引异类。


当然,这主要是针对临也这样的,没有伴侣没被标记的omega。


越发浓郁的omega信息素在周围扩散开,连身为beta的新罗都察觉到了异样。“喂,临也……”,新罗粗略的看了一眼omega多处破损的衣服和上面斑驳的血迹,然后发现临也似乎并没受伤,血都是溅上去的。


真正糟糕的,是已经控制不住的omega信息素。


赛尔提已经拿了强效的抑制剂过来,新罗松开临也揪着自己领子的手,把药接过来顺手拿了只注射器,利索的抽满药剂扎进临也的手臂。


外边隐约可以听见些嘈杂的声音,新罗暗道不好,看来信息素的影响已经开始造成周围的骚乱。


药效开始发挥作用,临也觉得全身软绵绵的,一下子松了劲,瘫坐在地板上喘着气,甚至无力去擦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懒洋洋的感觉从手臂开始蔓延,omega感觉到一阵疲倦席卷了他,但好歹不是难耐的燥热和欲望。信息素开始飞快的减淡,新罗松了一口气,取出柜子夹层里的去信息素喷雾,开始对着屋子尤其是玄关猛喷起来。赛尔提则架起地板上的omega,将他扶进了客房。


安置好临也,新罗跑到电脑前,快速定位了静雄身上的信号,代表alpha的红色亮点就在附近的街区,似乎在向这里移动。赛尔提用pad快速打着字,和新罗交流了什么,新罗冲她点点头,无头妖精转身出了门。新罗转而打开了另一套设备,向上级汇报。


Ikebukurosman,这是他们这个组的代号。独立于任何政府或机构之外,主要针对反恐与特务工作,驻扎于池袋的小规模机密组织。


[医生:已遣骑士接应酒保,哲学家状态符合计划,一切妥当]


[理事长:很好,按计划进行]


新罗兴奋地搓了两下手掌,事实上,临也不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预先计划好的。


Ikebukurosman的固定成员席位是十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代号,成员的挑选与培训都由来神高校进行,当然,现在那里已经改名叫来良学园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折原临也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Ikebukurosman原本只会接收强大的alpha和beta,身为omega的临也是那年的第一个试验品。实验omega是否可以与alpha和beta匹敌,实验针对omega使用的各种药剂。


几年下来人员也基本算是熟识稳定,上层的两个alpha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联系大多数时候由主要负责内务后勤的新罗进行。


按照内部的分组,领导阶层是理事长跟king,和魂组的四个beta基本组团行动,新罗和赛尔提是医生与骑士组,还剩下就是静雄和临也——酒保和哲学家。


临也曾经不止一次打趣新罗,身为beta却追求着赛尔提这样的无头妖精,纯粹的身为女性,却没有ABO性别的杜拉罕。并不是轻视新罗的感情,而是觉得他这样会非常非常的艰难。


新罗也只是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着omega,然后转而看了看远处窗户前抽烟的alpha。


即使omega再怎么掩藏,他还是对身边的alpha产生了微妙的情愫,只要不是迟钝到令人发指全都能看得出来。


但糟糕的是偏偏静雄就是神经无比粗的那种alpha,再加上组织研究的药物非常成功,除了领导阶层和医生,在其他人眼睛里折原临也是一个相当优秀的alpha。本着同性相斥的原则,alpha静雄对临也相当的不顺眼,即使身为搭档也是经常追得满池袋乱跑、破坏公物,喊着“你这家伙味道臭死了,隔三条街我都能闻见!”


狩沢每每见状都要欢呼雀跃,开启奇特的模式脑补,再被一众同事按在地上捂嘴。当然,全池袋都指着这对相爱相杀的犬猿之仲看热闹,谁会想到他们身边如此张扬的两个人是地下特工?又不是007电影看多了。


“啊,麻烦死了!”静雄粗暴的推开新罗家的门,让某位不良医生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


“他在里面,你直接进去就行了。”摆出一副不大在乎的样子,新罗对着客房指了指,随后对着刚进门的赛尔提扑了上去,得到一个“爱的肘击”。


穿着酒保服的金发男人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新罗啊,你知不知道你说谎的时候表情会点不自然,除了赛尔提大概不会有别人看不出来吧?


推开门,静雄立即捕捉到了一丝不正常的信息素,但他还来不及回头,门就被用力撞上了。新罗抵着门,示意赛尔提帮下忙,无头骑士立刻伸手放出大量黑影,将整扇门死死堵住。


犹豫了一下,她掏出pad[新罗,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没事,”新罗摆出笑脸,“赛尔提什么都不用管了,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一会儿会全部告诉你的,来,我们快走吧!”


真的快点走吧,新罗默默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等一会儿的状况可不是他们应该知道的内容。拉着赛尔提离开了家,开启保密程序将整个屋子锁死,新罗最后看了一眼大门,终于按下了口袋里的遥控器。整个过程不足一分钟,却让新罗觉得像在太阳下跑了一小时那么疲惫。


静雄反应过来不对,立即试图从内部打开客房的门,可无论怎么用力也纹丝不动。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声抱歉,运足力气一拳打穿了门,拳头却被影子包裹起来,像砸进了棉花一般。


啧,竟然做到这个地步么?他烦躁的理了一把头发,非常不想知道新罗又和上级在打什么算盘——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的。


一阵烟雾从客房的角落喷射出来,静雄下意识的捂住口鼻,还是因为猝不及防吸入了一大口。他剧烈咳嗽起来,喉咙一阵干痒,但身体似乎没什么异常。有点后悔早上出任务几乎什么装备都没带,打了一架还把那些零碎的应急小物件都弄丢了,如果跳蚤在的话他身上应该还有些才对……


等等!静雄想起新罗说临也是在这间屋子里的,可是alpha的本能根本没有闻到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他僵硬的扭过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家伙,脸的话确实是他那个讨人厌的搭档没错,可是味道,分明是个omega?!

评论

热度(562)